2016年3月8日

阿伯

剛剛接到爸媽的電話,告訴我阿伯病情突然惡化過世,雖然已經知道狀況不太好,但是仍然沒有做好心理準備,掛斷電話後難過的哭了,對於阿伯家最直接的印象都是過年,因為每年農曆新年都會回台北過年,已經好幾年過年沒跟親人一起渡過,但我每年新年最想念的就是阿伯家的口味,上次回台灣到台北也是匆匆拜訪,怎麼時間沒過多久就變了這麼多...
唉...如果時間繼續無情帶走了熟悉的人,那還有故鄉可以回嗎?我想終究還是會回台灣的吧...這種親人離開卻無法陪伴在旁邊的感覺真的很令人愧疚和難過,希望明年至少可以在台灣過年。

2012年9月11日

希望重要的人一切都好

聽到二姨婆最近有阿茲海默症的症狀,從情感面來看,或許這是最令人難過的一種病之一,聽說他還能認得人,希望能在他還認得我的時候見他一面;有時候會忘了時間過得是這麼的快,令人措手不及的消息就像是在提醒著人們不要忘了一樣,即使已經知道生命就是這樣,但卻一次也無法習慣。

2012年3月10日

十在好九不見

今年最大的遺憾一定會是沒參加到脫拉庫的一夜限定演唱會!所以我在那天把脫拉庫的專輯複習了好幾遍。
但值得開心的是阿山又回到四分衛了!可惜也不能參加到,所以我也在那天把四分衛的專輯全部複習了好幾遍。
三年前聽完ENDLESS,我以為我可以一直聽四分衛,他們也會一直走下去,結果過沒多久就發生阿山離團,四分衛也沉寂了好長一段時間,當時把四分衛的專輯全聽完一次,就幼稚任性的把四分衛的音樂全封了,對於The Little也沒有非常大的熱情,現在終於又可以心裡沒卡東西的繼續聽了!送!

私立國中的生活是很平悶的,每天都關在學校裡,總希望自己有什麼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,半夜邊聽邊跟著唱脫拉庫、四分衛、閃靈、夾子、骨肉皮...的歌,這就是我所知道的搖滾樂,這就是我小小的叛逆。
所以他們對我是非常有意義的,我記得聽每首歌的心情,也記得有什麼心情的時候會想聽什麼歌,很高興自己的生命中有這樣的音樂存在。